醉卧沙场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礼物

       微信置顶对话框里最后一句是对面看起来委屈巴巴的系统表情,尤长靖再一次看着两人的对话笑地眉眼弯弯。


       精致古朴的材料店这会没有什么人,伴着满屋香甜气味和店员打好了招呼就开始挑选之路的尤长靖最先做到事打开了前置摄像头调整好必备工作。

    

      悄悄拉下遮盖住大半张脸的圆墨镜搭在鼻尖之上,举起手里一盒鲜嫩欲滴的草莓,整个怼上去再拿下了来之后小小声对着手机开始说话“农农—,这可是你人生中唯一一次的成年礼我怎么可能不亲自来给你庆祝,嘿嘿,有没有被我吓到?好啦好啦,那看到我的惊喜有没有补偿到你?”在晃动中视频录制第一步的开场白完毕后,尤长靖把连着手机的黑色大夹子在购物篮上继续在店里挑选,大概在北京这种一线城市保安大概见多了眼前的场景才没有把举着手机在店里鬼鬼祟祟嘀嘀咕咕边自拍边挑选物品的小年轻当场报警抓起来。

   

      从材料的品质到口味的挑选,仔细到会让以为这是个网红美食博主,这会儿正认真在做第一步骤讲解。

   

      陈立农的喉结在滚动,视频里的人除了那双一直以来让所有人都赞美的眼睛其他部分都遮得严严实实。环住在自己腿上一起看视频的正主的腰部手臂稍微收了收。

    

    白天还有见面会直播,忙碌完回到临时安排的酒店其实早就超过12点这种微妙特别的时刻了,对于情侣在这一天没有见面这种事情他其实是在意却又理解。譬如自己也是忙到这个点才能够回到酒店洗漱休息何况本身对于生日并不是特别纠结的人,只是这时候突然有点想念对方了而已,大概是三天之前乌镇的活动太过幸福有点忘乎所以了,微信置顶的消息还停留在最后那个表情上。

    

       陈立农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稍微做过自我调节后刷开磁卡,和想象中的清冷漆黑不同,迎面而来的是微弱烛光,还有暖光中对自己笑得甜蜜的脸,咧成桃心的嘴在下一刻一开一合生日歌的旋律打破两人的宁静,搞惊喜这种事情对于XXJ情侣而言向来是乐此不疲的。

     

       陈立农笑着骂他很烂又伸出手打算把恋人抱在怀里,当然生日蛋糕横挡在中间是无法完成这种互动的,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握住手腕牵着往室内移动。  

    

      安置好以后不免俗的要让寿星先许下生日第一个愿望,蜡烛刚被吹熄就被尤长靖握住了手臂摁在身后的椅子上,不知道又有什么小巧思要给自己展现。

       唯一的光源被熄灭之后房间只有微弱的月光照着跟前的人,正背对着自己在桌上整理着什么。一整天的疲劳在那道忙碌的背影中烟消云散只剩满心喜悦,身体比思绪更快的伸出手正好掐在软软的腰上,好像和上次分开时候的手感觉没有差多少,嗯,这样就很不错。

     

    这边还在感叹那边在准备礼物的人一瞬间原地跳了下,回头笑着瞪了满面笑意的陈立农一眼,就端来几个大盒小盒的礼盒塞到对方怀里,最后拉开在腰上手把开好屏的手机塞进他的掌心“你先看这个,我有准备了很久”

     

       “你先让我抱着啦”屏幕中心一个明显的暂停键,怀里的礼物不急着拆,最大的惊喜已经在开门的瞬间就收到了,目前来说没有什么可以超过那几秒的记忆,先把怀里那堆礼盒放置一边刚成年的孩子锲而不舍地抓着年上恋人往怀里带,直到对方老实坐下才点开屏幕在略微晃眼的拍摄手法中听到开场白。

     

       腰部被收紧,尤长靖小小声笑出来,没有去挣开那道束缚感反而是拍拍小腹前的手背调整了下坐姿侧着身整个手臂绕过去环住对方肩背,下巴跟着枕上去“怎么样,有没有喜欢?”气音在耳边热热软软的有点痒,实在有点过分了,一晚上的心跳都过高了好不好。

      

      手机被放在盒子顶端,进度条还在继续走,那句还有很多,你继续看下去啦。伴随着音频里另一道声音被模糊在两人交叠的唇齿间。

       

      陈立农像听不到抗议一样反而张口叼住了柔软丰厚的上唇轻轻啃咬,舌尖搔过去顶着牙龈肉细细舔舐内唇壁上成功吞掉了抗议,年下恋人冲起来自己是挡不住的,这件事早在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每天都深刻体会着。不打算阻挡这一刻美妙的拥吻,尤长靖抬起手惩罚似得捏着他耳朵揉了揉,在得到闷闷地哼声中满意投入进去。

       

       两个vocal都暂停休战的时候手机屏幕还没有暗下去,是真的有够长的。陈立农肩膀不痛不痒地挨了一下得到了一句抱怨“真的是,都错过一部分了欸”撇了撇嘴重新凑过去点在对方红肿的嘴唇上啵一声才压着嗓音开始解释“那都怪长靖你啊,做这些害我心动耶,而且现在都不止是想亲吻了”解释得非常之理直气壮。

     ......

     尤长靖当然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眼刀过去飞过去的时候对面爆发的求生欲才立刻补上后面半句伸手点着尤长靖胸口“这个礼物我非常喜欢,你的所有为我准备的一切我当然会好好看,只是寿星是不是可以决定先拆哪一份馁。”

     “生日快乐,农农”

      “谢谢阿靖,我超喜欢—”

      

二人花日常(一)

    

      没有什么中心,只是偶尔脑到两人的相处片段就想码出来分享。

       不是很擅长检查自己写的东西,所以欢迎捉虫,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没有人会想在炎炎夏日里出门,尤其是正午艳阳正烈而今天还是假期的时候,脑子热糊了的人才会想要出门。

  

     室内客厅的空调打的非常低,低到要是这时候有人从外头开门进来会直接被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落地窗的窗帘紧紧拉合着,中间那层紫外线遮挡布很好的把大部分强光隔绝在了外头,仅在边缘缝隙中泄露的那抹亮度配合开着的地灯给室内的两人带来他们足够用的光线。

       

      丸山隆平的手指这时候正捏着书页的一角翻过,自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后他隔天就去定了条非常夸张的毯子。

      

        正面带着柔软细腻的绒毛不太厚但在这个季节这个空调强度下盖着刚好舒适,颜色看着是偏棕的纯一色,夸张当然不是指造型颜色上,而且长度。

        毯子从丸山半裸露的上半身一路盖到脚底,又从脚部之后顺着沙发落地拐个弯儿重新往前延伸,将另一头盘腿坐在地上背靠沙发的大仓忠义整个包裹住。他这会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盯着手机,两个大拇指左右来回点击着。

    

      唉,你们两个杰尼斯的大帅哥,假期一个游戏一个漫画宅家里像话吗?没觉得不像话的丸山隆平这时候正好咔嚓掉一口摆在一旁的食物,跟着头都没回的顺便给手臂旁埋头苦干的大仓捎上一口,对方相当默契的张口叼住然后一点点收进口中咀嚼。没救了你们。

     

    “丸好厉害!”

        

     “诶?啊,你抽到了什么?”

         

       大仓在吃了没多久后猛然爆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赞美,丸山愣了片刻后回神眉眼嘴角弯出开心的弧度扭头。手机配着大仓凑近的脸正对上视线,游戏大奖画面很新,大概是又玩了什么新游戏。

     

        丸山手肘下那块布革被大力施压下的比之前更陷进去几分,漫画没来得及压上书签半开半合着落到角落里头。大仓觉得脖子好酸,但是丸的手掌摁着自己后脑,身子贴在沙发边缘有点难调整,在丸高超吻技和脖子之间大仓选择先忍耐前者到自己爽够了才抬手拉开距离。

      

        缠绵被中断的丸山舔掉自己的嘴唇沾染上的口水,丸山隆平在交往的时候非常喜欢接吻,这件事他们两都知道。大仓还行,反正他自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的类型,但是觉得有气氛就要亲一下,长短也看情况不看地点这种事情还是很麻烦啊?

      

        松了口气之后大仓摁着后颈活动完筋骨发现丸山那双亮晶晶的眼眸还在自己身上,低声笑着喂了一声之后抬手掌心贴在了对方眼睛上。

      

          丸山也跟着笑出声在虚盖的手心里眨眨眼,眼睫毛刷的大仓感觉有点痒痒的。大仓原本想收回的手压实下去完全遮挡对方的视线,早就调整过姿势的他这会儿正面跪坐丸跟前低头隔着自己手掌嘴唇像羽毛似得来回拨弄着对方。

【二人花】惯性

  和生贺梗没有联系的生贺。


  和标题也没有联系的车速。


       新手上路,请系好安全带。

       小心追尾。

  老夫老妻默认。

    

        生日快乐丸山隆平


嘀嘀嘀这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