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沙场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二人花日常(一)

    

      没有什么中心,只是偶尔脑到两人的相处片段就想码出来分享。

       不是很擅长检查自己写的东西,所以欢迎捉虫,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没有人会想在炎炎夏日里出门,尤其是正午艳阳正烈而今天还是假期的时候,脑子热糊了的人才会想要出门。

  

     室内客厅的空调打的非常低,低到要是这时候有人从外头开门进来会直接被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落地窗的窗帘紧紧拉合着,中间那层紫外线遮挡布很好的把大部分强光隔绝在了外头,仅在边缘缝隙中泄露的那抹亮度配合开着的地灯给室内的两人带来他们足够用的光线。

       

      丸山隆平的手指这时候正捏着书页的一角翻过,自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后他隔天就去定了条非常夸张的毯子。

      

        正面带着柔软细腻的绒毛不太厚但在这个季节这个空调强度下盖着刚好舒适,颜色看着是偏棕的纯一色,夸张当然不是指造型颜色上,而且长度。

        毯子从丸山半裸露的上半身一路盖到脚底,又从脚部之后顺着沙发落地拐个弯儿重新往前延伸,将另一头盘腿坐在地上背靠沙发的大仓忠义整个包裹住。他这会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盯着手机,两个大拇指左右来回点击着。

    

      唉,你们两个杰尼斯的大帅哥,假期一个游戏一个漫画宅家里像话吗?没觉得不像话的丸山隆平这时候正好咔嚓掉一口摆在一旁的食物,跟着头都没回的顺便给手臂旁埋头苦干的大仓捎上一口,对方相当默契的张口叼住然后一点点收进口中咀嚼。没救了你们。

     

    “丸好厉害!”

        

     “诶?啊,你抽到了什么?”

         

       大仓在吃了没多久后猛然爆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赞美,丸山愣了片刻后回神眉眼嘴角弯出开心的弧度扭头。手机配着大仓凑近的脸正对上视线,游戏大奖画面很新,大概是又玩了什么新游戏。

     

        丸山手肘下那块布革被大力施压下的比之前更陷进去几分,漫画没来得及压上书签半开半合着落到角落里头。大仓觉得脖子好酸,但是丸的手掌摁着自己后脑,身子贴在沙发边缘有点难调整,在丸高超吻技和脖子之间大仓选择先忍耐前者到自己爽够了才抬手拉开距离。

      

        缠绵被中断的丸山舔掉自己的嘴唇沾染上的口水,丸山隆平在交往的时候非常喜欢接吻,这件事他们两都知道。大仓还行,反正他自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的类型,但是觉得有气氛就要亲一下,长短也看情况不看地点这种事情还是很麻烦啊?

      

        松了口气之后大仓摁着后颈活动完筋骨发现丸山那双亮晶晶的眼眸还在自己身上,低声笑着喂了一声之后抬手掌心贴在了对方眼睛上。

      

          丸山也跟着笑出声在虚盖的手心里眨眨眼,眼睫毛刷的大仓感觉有点痒痒的。大仓原本想收回的手压实下去完全遮挡对方的视线,早就调整过姿势的他这会儿正面跪坐丸跟前低头隔着自己手掌嘴唇像羽毛似得来回拨弄着对方。

【二人花】惯性

  和生贺梗没有联系的生贺。


  和标题也没有联系的车速。


       新手上路,请系好安全带。

       小心追尾。

  老夫老妻默认。

    

        生日快乐丸山隆平


嘀嘀嘀这里上来。